北京拍卖行业协会党支部承办联合党委“品鉴商业文化 促进社团成长”主题党日暨党支部书记联席会活动 北拍协党支部、北京荣宝拍卖党支部联合组织党建活动——参观“翰墨家国——荣宝斋350周年纪念展” 关于开展第十届北京惠民文化消费季“2022金秋文物艺术品拍卖月”活动的通知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 山水米兰文博艺术拍卖街关于开展“惠民文化消费 沉浸艺术拍卖街”活动的通知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组织司法辅助平台建设业务交流会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拍卖师专委会召开拍卖师新业务交流研讨会 关于召开拍卖师新业务交流研讨会的通知 关于发布《破产财产拍卖规程》团体标准的公告 专注、及时!数智时代的公示公告发布新选择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召开第四届第十次理事会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关于自荐理事单位和监事单位的通知 坚持常态化疫情防控、规范拍卖行业发展的倡议书 关于规范服务拍卖企业“拍卖公告”发布的通知 黄小坚会长等来电慰问北京拍卖同仁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时期拍卖行业经营服务指引(第三版) 关于进一步做好拍卖行业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 联合党委开展支部书记主题党日暨支部书记联席会活动 北京市商业联合会傅跃红会长走访调研拍卖街 北拍协甘学军会长一行走访监事单位 ----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关于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 北拍协走访调研北京山水米兰文博艺术拍卖街 市文物局文物市场管理处张军处长一行到北拍协指导调研 国藏拍卖到访北拍协交流座谈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走访会员单位--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走访副会长单位--北京中招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关于缴纳 2022 年度会费的通知 参加参观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联合主题党日活动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召开第四届第九次理事会 中共北京拍卖行业协会流动党支部召开组织生活会 举办“金融机构资产转让”、“司法拍卖辅助服务” 相关文件学习交流会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协会动态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拍卖师专委会召开拍卖师新业务交流研讨会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拍卖师专委会召开

拍卖师新业务交流研讨会



       7月20日上午北京拍卖行业协会拍卖师专委会组织的拍卖师新业务交流研讨会在协会三层会议室召开。北京东方瀚海拍卖有限公司、北京天珒拍卖有限公司、太平洋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北京盛世嘉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达林园(北京)拍卖有限责任公司、天正阳光司辅(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北京艺彤坤泰科技有限公司、吉林化学工业进出口有限公司、北京箴理行拍卖有限公司等10余位拍卖师代表出席了线上线下会议,交流研讨会由协会副秘书长、拍卖师专委会主任委员唐花玲主持。



       会上中瑞康达(北京)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杨磊总经理、资深拍卖师李永红老师、天正阳光司辅(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孟庆南副总经理分别就NFT数字艺术品平台与收藏、拍卖新模式探讨、司法拍卖如何向司法辅助转型等问题同与会人员进行了交流。



       拍卖师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刘欣、高强,达林园(北京)拍卖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林树增,北京天珒拍卖有限公司郑未萌等就拍卖师在拍卖现场遇到的突发问题及处理方法、拍卖的机遇与挑战、拍卖师职业规划及发展进行了广泛交流。



交流研讨会最后,协会驻会副会长姚光锋做会议总结,感谢李永红老师的“传帮带”让新拍卖师在拍卖工作中受益良多,感谢各位参会人员的分享与交流,拍卖是一个综合性的服务,人才是一个企业发展之本,希望拍卖师集合力量、创新业务思维、适应行业发展,通过拍卖师业务学习与经验交流,提高拍卖师的执业水平,促进拍卖行业稳步前行。


附李永红老师拍卖案例分享:



    去年三月份,江苏省一位年轻拍卖师问我:”老师,起拍价可以是负数吗?采用增价拍卖的方式,比如负五万,负四万……” 我不假思索的回答“当然可以。” 从理论上讲,我们生活、工作中所接触到的数,一般都是在有理数范围,而有理数就是由正数、负数和零组成的,当然起拍价无论是正数、是负数或者是零,都是正常的。但是在实践中我还真没有遇到过起拍价是负数的拍卖,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


    随后我向这位年轻拍卖师询问了项目的一些情况,并亲自到当地做了一番考察。拍卖会是在3月18日举行的,以负数起拍,最后以负25900元拍出,也就是说成交后,委托人要付给买受人25900元。


    拍卖标的是一座废弃多年的铁塔,塔高十来米,重约七吨多。如果铁塔建在平地上,当做废铁卖了,拆掉运走就完了,很简单。问题它是建在繁华的商业街的一座二层小楼的楼顶,当年是一家事业单位作为无线电监测业务用的,2003年就停用了。这条商业街是个老街,现在规定为步行街,街道两旁一家挨一家的商铺,平房居多,两三层的就算高的了,我去的时候铁塔还没有拆除,位置就设在商业街的中部。


    铁塔经过多年来的风吹雨淋,锈迹斑斑。钢材的锈蚀、螺栓的松动、塔体的微弱晃动都给小楼结构带来安全隐患。一旦出了问题,铁塔的建立者必然要承担责任,所以那家事业单位急着要拆除它。站在街上,望着铁塔我想象着:塔体的拆除、搬运,楼顶的修复、整理……是很复杂的工程。老式的商铺小楼,楼顶平面是很窄小的,塔身十米高,需要高空作业,施工难度很大,关键是安全,人的安全!小楼楼体的安全!委托人为此给出了高额的费用:拆除费两万多,搬运、整理、楼面的修复费用将近两万。至于塔体废钢材并不重要,即便当时铁塔按固定资产管理,残值也早已折旧完了。这次按废钢铁计值,评估了一万四千元。


    我还听说在2011年此塔拍卖过一次,铁塔虽然拍出去了,但在拆除的安全问题上发生纠纷,买受人一气,不要了。这一搁,就是十年!


    经过了解、考察、分析,我把这个项目重新梳理了一下,清晰多了:委托人希望拍卖公司尽快找到一家能够安全地把铁塔拆除、运走,并把小楼楼顶修复好,能让楼房主人完全满意的拆除人,这个拆除人就是我们说的买受人。委托人愿意支付足够的拆除、搬运、整理、修复的费用,拆下的塔体钢材由拆除人按废钢铁计价拿走。其实就这么简单!


    类似的项目我经历过的、见过的、听说过的多了,采取的拍卖方式不尽相同,有分两次拍卖的,有采取密封式拍卖的,还有采用减价拍卖的…… 


    我设想这个项目如果给了我,我可能要采取密封式拍卖,而且要经过两次才能出结果。


    可这位年轻拍卖师把委托人要付的拆除费两万多,修复费一万多作为负数,把塔体废钢铁评估的一万多作为正数,取三个数的代数和(一个负数)作为起拍价,采用增价拍卖方式,一次拍卖成功。多么简单!多么巧妙!这绝对是个创新!让我这个老拍卖师自愧不如!

我见证了起拍价为负数的拍卖。


    这次考察给了我启发,涨了知识。首先要敢于创新,突破固有的传统思维模式,我们的路才会越走越宽。用负数作为起拍价,不是没有想过,是我们根本没去想!固有地认为它不可能,拍卖怎么能出现负数呢!。其实用有理数对数据表达才是完整的真实的客观表达。谁家的财务报表,账本上没有负数呢? 其次,我们看到了,这一做法大大简化了拍卖流程,通俗的讲:直截了当,不绕弯子。过去因为不敢碰“负数”,躲它、绕它,费了不少精力。这位年轻拍卖师给我们上了一堂课。


    我愿意把我的体会和我的拍卖同仁们共享,一起研究。

                                                                                李永红

北京市文物局
北京法院网
北京市工商局
北京拍卖网
中国拍卖行业协会
北京市商务委
国家文物局
© 2001-2012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版权所有
电话:68337868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莲花池东路丙一号三层312室 传真:010-6833 4469
京ICP备12025986号-1 网站建设:引领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