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访会员单位 助力复工复产 解读《关于明确二手车经销等若干增值税征管问题的公告》中涉及拍卖业务研讨班成功举办 北京市文物局召开“国际知名的中国文物艺术品交易中心”规划编制工作研讨会 关于举办解读《关于明确二手车经销等若干增值税征管问题的公告》中涉及拍卖业务研讨班的通知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 北京市银行业协会召开逾期信用卡类案件诉源治理交流座谈会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时期拍卖行业经营服务指(第三版) 关于北拍协办公地址调整的通知 潘家园国际民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到访北拍协 北京市文物局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文物拍卖企业网上拍卖监管办法 关于汇总上报拍卖企业参与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情况的通知 于加强疫情防控 有序复工的倡议书 关于号召中共党员自愿捐款抗疫的倡议书 北京市文物局认真研究北拍协关于疫情期间调整拍卖标的审核方式的建议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时期拍卖行业经营服务指引(第二版) 关于在抗击疫情中积极推行网络拍卖的倡议 拍卖企业面对疫情的困难和需求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时期拍卖行业经营服务指引 抗击疫情 拍卖人在行动 关于拍卖企业困难需求调查的通知 关于北拍协调整办公方式的通知 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工作的紧急倡议 关于缴纳2020年会费的通知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召开四届四次理事会、四届二次会员大会 司法拍卖辅助工作研讨会成功召开姚光锋讲授“司法辅助公司运营和管理” 姚光锋副会长兼秘书长走访北京瑞平国际拍卖行有限公司和北京观赏石协会 中拍平台和北京拍卖行业协会联合召开司法拍卖辅助工作座谈会 拍卖师大赛获奖选手及优秀组织单位获奖代表参加北京市第九届商业服务业技能大赛总结汇报会 新生态 共启新未来---第二届“潘淘荟”拍卖新生态战略合作成功启动 2019年“北京市诚信创建企业”初审结果公示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走访新入会企业--北京东方伟龙国际拍卖有限责任公司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甘学军:文物艺术品拍卖的打开方式,不止于春秋拍

甘学军:文物艺术品拍卖的打开方式,不止于春秋拍


    1月18日,北京拍卖行业协会第四届第一次会员大会在北京举行,作为上届北京拍卖行业协会会长,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甘学军连任会长一职。本期“人物”栏目中推出甘学军访谈录,结合近几年的发展大势,呈现他对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行业的深入思考。


甘学军:拍卖的打开方式,不止于春秋拍

 

   

甘学军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会长
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谈及近几年的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发展态势,多数人常用类似“理性调整”的中性词来概括。其实,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市场行情相比之前变差了、不好了,并非我刻意唱衰,事实情况就是这样。2018年的市场整体表现可以用“低迷”来形容,而且2019年也必然好不到哪里去。


模式单一是行业发展最大短板


      中国拍卖行业协会艺委会日前发布《2018年全国10家文物艺术品拍卖公司述评》,解析2018年全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基本趋势及情况。

      据述评显示,2018年全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成交额继续回落,较2017年下降近20%。由于高价拍品大幅减少,把单件拍品的成交均价拉至近7年来最低。2018年内,10家样本公司中仅有广东崇正的业绩逆势增长了14.63%,其他公司均出现不同幅度的跌落,且多数公司的业绩跌幅在20%左右,个别公司的跌幅将近一半。

      其实,从2012年以来,国内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就一直处于颓势行情,而造成此趋势的原因是多样化的。概括而言,主要分为外部宏观大势以及行业内部自身不足两大方面。

      对于国内文物艺术品拍卖行业而言,和其他行业一样,改革开放40年来经历着深刻的发展变革。过去的20多年里,文物艺术品拍卖搭乘国内GDP快速增长的快车,经历了起步、高速的发展阶段。同时,艺术品市场作为一个跨国界、跨领域的市场,虽然与其他行业相比偏小众、规模有限,但其对外部宏观大势的变化有着敏锐的感知度;因此,宏观经济形势的下行必然会对艺术品拍卖市场产生影响、冲击,使其行情回落。

      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真正发展不过30年左右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发展、形成了中国独特的模式。而对于这一模式的形成,则源于我们最初的选择。

      艺术品拍卖属于舶来品,20世纪90年代初,我个人也参与了这一“取经”的过程;但今天再看,我们当时取了一本“残经”。最重要的是,我们对艺术品拍卖作为一种交易形式的本质认识并不深刻,不够真切,所以我们形成了一种中国特色的单一模式。

      我们需要重新认识文物艺术品拍卖到底是怎么回事,需要检讨这20多年来国内拍卖究竟是怎样的模式。我们以往总是认为,艺术品拍卖一定是一种“高大上”的活动形式,但实际上这只是一种局部表现,我们只是学到苏富比、佳士得经营方式的某一种,具体而言是其香港模式。无论是在法律界定、行政管理,还是在从业者的操作理念、方式,我们都照搬了苏富比、佳士得在香港的经验,这就决定了国内拍卖模式的单一性。事实上,这种方式是两家拍卖行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一个远东模式,较为边缘化,并非两者的主要经营模式。当时,两家拍卖行开拓亚洲市场时,他们在香港只能固定一个办公空间,然后通过临时租用酒店大厅,每年固定组织两场春、秋大拍,其经营份额整体占比很小。

      我们今天回头再深入考察苏富比、佳士得在英国伦敦、美国纽约的拍卖业务时,事实情况并非如此。实际上,它们每年会有很多场的拍卖活动,几乎几天一场拍卖的频率,而且拍品的层次非常丰富,拍卖的形式亦很多样。我们只看到了它们拍卖梵高、毕加索,但并没看到它们也拍一般的家具旧货。实际上,一般价值的艺术品拍卖才是它们的经营常态,而这也被我们忽略了。

      今天,在行业内部看,从行业从业者,到市场中的藏家,再到政府管理部门与公众舆论,大家都习惯和认定了现在的经营模式,当市场爆发期的发展劲头过去后,也就明显地暴露出发展后劲与市场资源的不足。在行业外部看,现行的法律法规、行政管理政策也都限定了我们必须按照这种模式进行,而这种模式在今天也暴露出其周期长、效率低、服务不到位的弊端。

      从行业长远的发展看,市场的调整正是我们总结、回顾、反思的契机。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一方面让大多数从业人员形成了陈旧的观念,导致行业经营模式过于单一化,以至于这种模式影响到了行业的法规制定,影响到相关部门对文物艺术品拍卖的管理。另一方面,市场内投资、投机的味道浓厚,传统的拍卖品类素材经过市场几轮的运作已然显得后继乏力。

      目前,当市场面临一种新的国际化形势,有更专业、更理性的需求时,市场的短板自然显露,出现发展的瓶颈。另外,国内一些现行的法律法规、行政管理措施,尽管在初期起到了推动、促进市场发展的作用,但在新的市场形势下,有些法规在收紧,有些政策显得过时,已然远远不能满足和解释市场实践的需求.

 

北京华辰2018年秋拍现场

 

      深化改革,重启行业发展新进展

 

     当然,我们做出上述总结和检讨,并非完全否定20多年来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发展模式,毕竟我们靠这种模式开启了中国市场的发展,奠定了行业未来发展的基石,回顾与检讨可以让我们清晰掌握未来市场合理发展的“药方”。其实,我也一直在思考,未来文物艺术品拍卖公司应该如何生存,我想行业转型是必然的选择。

      在今天的互联网时代,社会的经济形态与以往相比有很大的不同,它最大特点是信息透明、共享。文物艺术品的收藏虽然在更大程度上是一种私人行为、个人密藏,而在互联网时代,其必然影响参与者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发生变化。面对诸多变化,我们绝大多数从业者的思维却还没转变过来,还在固守原来的方式——追亿元、拼价格、佣金战、抢资源。

      行业发展低迷是受宏观形势的影响,这不可否认;但是我们行业从业者应对变化做出改变的意愿明显不够。文物艺术品拍卖是一个很跨界的行业,但从业人员并不跨界,反而显得愈加保守。现在的行业格局是,所有的拍卖行都在挤过独木桥,其结果只能是极少数拍卖行能通过,绝大多数掉下深渊。

      过去的发展模式到了寿终正寝的时候了。这就像20多年前,我们做拍卖的时候意味着文物商店会逐渐退出市场,因为拍卖市场比文物商店更加透明公开;而今天的互联网时代,它又进一步打破了行业壁垒以及信息的不对称,所以又到了市场变化、转型的阶段。

      早在2013年,我就曾说“行业再不改就是穷途末路”。近四五年来,我们走的路越来越窄,虽然拍卖公司总数不少,但能开张举槌的是少数。2018年,看似行业显得很热闹,但实际上我们遇到的困境是前所未有的,只不过大家都回避现实,拣好听的说。

      我个人算是资深的行业从业者,同时兼职北京拍卖行业协会会长,我觉得自己有责任提醒大家思考并做出改变。就像20多年前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滥觞时,我们“取经”回来后提醒公众、政府、参与者,拍卖是一种好的交易形式。而我们作为在一线实践的从业者,应该提醒大家,今天的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行业又到了一个新的节点。

      所以,我提出要重新开启中国艺术品拍卖的新进程,从立法到行政管理,再到从业规范,等各个层面去深化改革。有时我们总是呼吁政府部门要先做出改变,其实在现阶段从业者更应该积极地先去实践,只有先形成新的市场案例才会对应出现条文法案。就如同我们最开始做文物艺术品拍卖时属于“违法”,实践之后才出现了相应法案修订一样,这个规律今天依然没变。

      谈及行业转型,我想首先可以改变并优化拍品结构,不要只看高端市场。如果只是按照过往的模式发展,国内有两三家拍卖公司足矣。我们可以尝试改变商业形态和模式,把拍卖做得日常化、常态化、大众化,这也符合当下互联网时代的发展趋势。

      市场应该为绝大多数人服务。几年前,我们统计成交数据:不低于90%的拍品成交价都是在100万元以下的,平均价位在3万至3.5万元之间,我估计现在的均价更低了。其实不少从业者现在也意识到了市场的这种变化,所以也在拍卖中自发地做出了一些调整,例如推出无底价拍卖专题、买得起的收藏等形式,以此避免拍卖冷场。

      高端市场毕竟只是一个局部,能买得起数百万元乃至千万元的藏家是少数,这样的拍品也是稀缺资源,所以通过挖掘新品类、中低端资源,组织更多场次的拍卖活动,来服务于更多的市场诉求,这难道不是一种改变的方式吗?

      过去我们总是标榜并引导人们关注“官窑、宫廷、贵族”的高端市场,而关于更多数人对审美的需要反而被忽略了很多。事实上,国内中低端的市场很庞大,收藏家协会都有几千万会员,想参与到市场中的人有很多,只是行业壁垒太多、潜规则太多,这阻止了人们广泛参与的意愿。

 

清雍正柠檬黄莲形盘 华辰2018年秋拍 2185万元成交

 

无论如何变革,规范和专业永远是核心竞争力

 

      市场调整了这么多年,各方参与的诉求也调整得差不多了,卖家对于价格的要求、买家对于拍品的需求、从业者对于规模上的设计等方面,我看也调整到位了。应该说,大家也适应了这种市场常态。市场前些年的火爆场面大家也都知道不可能再有了,也都踏实了。比如,如果现在市场中出现一个虚高的价格,大家马上就会产生认知和判断上的共识,实际这也说明市场已经过了靠推波助澜来做势的阶段。

      对于华辰拍卖而言,实际从2001年最初成立就定位于中等规模,为中产阶层服务,注重公司整体的专业性与文化含量。10多年发展过来,业内很多人认为华辰的经营思路过于稳健,实际上中间有段时间我们也想做大,但是经过深入认识自身的条件与定位,最终还是决定做最初定位的生意。

      虽然经营思路是稳健的,但我们在业务拓展中不断尝试,例如在品类拓展中,华辰是国内最早做影像、西洋艺术品、苏绣、当代漆器的拍卖行之一;在拍卖形式上,华辰也是较早尝试跨地域与其他平台合作的公司之一。  

      近两年,华辰也在践行转型理念,我们的目标是希望将华辰发展成为一个综合的艺术经纪平台。过去,拍卖是我们唯一的业务,未来我们会围绕艺术品交易将华辰做成一个链条化的平台,这样才会有更为坚实的生存支点。

      对于中小拍卖企业而言,虽然当前市场给其很大的挑战,但同时也应该将其看成一个机会,利用自身转身、腾挪快的优势进行转型的尝试。例如,华辰开始尝试把拍卖做得日常化。春节前我们仅花了20多天时间组织了一场小拍,100多件标的,多数无底价,两个多小时的拍卖总成交额近200万元。现场氛围很轻松,大家在嬉笑聊天中就结束了拍卖,当时现场有一位重要的藏家,便对这一形式感到很新鲜,觉得好玩儿、有趣,希望我们后面能多组织类似的拍卖活动。

      整体而言,虽然目前这种日常化拍卖的形式在经济收效上并不大,但这种方式利于改变员工已经固化的思维方式,有利于华辰未来做更深入的战略调整。

      一路走来,不管我们进行怎样的创新与尝试,华辰一直秉持规范化、专业化的道路。虽然在2005年后华辰的拍卖成交额没有太大增长,而且时常被其他拍卖行赶超,但欣慰的是,华辰在行业内的品牌认可度远高于成交数字,而这种口碑也是华辰最珍贵的财富。这一点也是我作为一位做文化的商人最感庆幸的一点。

 

齐白石 《秋色秋声》 北京华辰2018年秋拍805万元成交

 

 

北京市文物局
北京法院网
北京市工商局
北京拍卖网
中国拍卖行业协会
北京市商务委
国家文物局
© 2001-2012 北京拍卖行业协会版权所有
电话:68337868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莲花池东路丙一号三层312室 传真:010-6833 4469
京ICP备12025986号 网站建设:引领盛世